2018年到至今,股票市場升升跌跌,筆者寧願保守一點,做一些低風險投資,能追上通脹即可。或許有人會認為筆者真的是與《拒絕恐欲》內文中的女性一樣,擁有較為保守的投資取向。但是,筆者並不認為「預留彈藥」(儲蓄)是一種失敗或懦弱的表現,而是靜候時機,隨時入市。

人到了一定年紀,就不免會去想到談婚論嫁的事情,談情說愛,不再是單純講求感覺,而是講究條件,所以又有人說揀股就如愛情,既要認識對方,喜歡對方,也要講求實力。即使有情飲水飽,也不能永遠捱苦,就像再愛一隻股票,必要時也需斬倉。

「人人將一生搬進博物館,完成不到的雕塑有幾款」 失敗,乃兵家常事。張敬軒2018年的《天才兒童1985》,愈聽聽有味道。小時候讀完的時候總聽到做人三十而立,但今時今日,敗於三十而立這句話的又有多少人? 比起三十而立,我們現在說得更多的是 Quarterly Life Crisis,幾經辛苦考進大學,不論學科是否自己的心水,總算又過了一關,出來工作,驀然回首,到底我們在做甚麼?

2019年奧斯卡金像獎於2月24日(美國時間)揭曉,大熱電影「為副不仁」(Vice) 最終落榜,不能成功橫掃獎項都是預料之內,但是筆者仍然對這套戲,感觸良多。因觀看後,覺得編劇浪費了如此專業的演員及精彩的故事。

「恐欲」(Fear and Greed) 這個投資心法,相信對不少專業或資深投資者並不陌生。別人恐懼時我貪婪,別人貪婪時我恐懼,看似簡單,實際上卻非常難以掌握。